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张作霖,天不怕地不怕,为何却怕一个小小的女子张首芳?
张作霖,天不怕地不怕,为何却怕一个小小的女子张首芳?

穿上铠甲,就无法抱你;脱下铠甲,就无法保护你。历史上有太多的大人物,在人前假装坚强,以至忘了自己本来的模样,俗称“死要面子活受罪”。

这些人并非不想卸下铠甲,而是铠甲意味着太多太多。他们将铠甲牢牢贴在身上,是因为他们目睹了太多“卸下铠甲”的惨剧。

张作霖作为乱世枭雄,又是东北王,他深知自己这身铠甲的重要性。

不过,张作霖每次听到一个女人的名字时,心里防线的最后一道铠甲,总是不自觉的脱落。这个女人,就是张作霖的结发妻子赵春桂。

张作霖未发迹时,只是广袤的黑土地上的一个小农民。为了在那个乱世活下去,张作霖当过逃兵、学过木匠、卖过包子、还做了几天兽医。张作霖对于这些乏味的工作没有一点兴趣,他也不知道自己未来能干什么。

就在张作霖正在为未来发愁的时候,有人给他介绍了一门亲事。听媒人的解释,他未来的老丈人“来头极大”—他是隔壁村最大的地主赵占元。

当时的张作霖一没事业,二没钱财,三没壮志,而且还脾气臭、爱骂街。这种人甭说找媳妇了,跟别人聊天没被打死就算不错了!

因此,当有媒人说有个姑娘要嫁给他时,他第一反应就是:“妈了个巴子的,别想拿老子开涮!”

张作霖的这一反应,无疑是出于对自己的不自信。

是呀,又有哪个地主会把自己的闺女嫁给这样一个不靠谱的“小流氓”呢?

1895年,当赵占元真的把赵春桂送到张作霖面前时,他才恍然大悟:原来这不是梦啊!

穷困潦倒的张作霖,靠着老丈人的家资,暂时不用为生计发愁了。

所谓仓禀实而知礼节。

解决温饱之后,张作霖开始考虑自己的处境:作为男人,这样混吃等死终究是拿人手软。要想改变这一现状,就必须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!

于是,张作霖纠集当地的地痞,组建了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体,专干打家劫舍、收保护费的勾当。

出门收保护费,肯定不能带着老婆啊!甚至不能让人知道老婆是谁,要不然前边收保护费收的欢实,后院起火怎么办?

故而,张作霖“工作”之际,老婆赵春桂通常都是独守家门。

在乱世收保护费,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,不仅容易得罪人,一不小心,甚至连小命都会搭进去。

最苦的还是赵春桂了,她一方面担心仇人找上家门,一方面又担心丈夫有什么闪失;还有一个原因:张作霖虽然在前线收保护费,却不忘给后方补充“弹药”——俩人结婚第三年(1898年),赵春桂就给张作霖生了个闺女,也就是题目所说的张首芳。

赵春桂一边担惊受怕,一边照顾孩子,此间苦楚,唯有带过孩子的人才知道。

张首芳还没断奶,张作霖又来给赵春桂补充了“弹药”;1901年,赵春桂生下张作霖的长子张学良。两个孩子,张作霖除了造孩子的时候帮过忙,孩子生下来之后几乎没怎么管过!

换言之,张作霖事业上发展最快的时期,赵春桂完全处在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压迫下。

研究人员发现,压力越大的人,越是容易衰老。

赵春桂长期处于高压状态,时间在她身上的作用,似乎别常人更快了一些。尤其是在生下张学良之后,赵春桂的身体越发不如以前。

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张作霖的事业越来越顺利。

俗话说,男人有钱就变坏。这句话能够流传千年,定是被无数人证明过了。张作霖从穷小子逐渐成为一方“诸侯”,他的春风得意,真真是写在脸上!

刚刚结婚的那几年,每次张作霖回家看望赵春桂,又是陪着笑脸、又是端饭倒水,简直就是模范丈夫!有了儿子之后呢?都不想正眼瞧她一眼。

女人的第六感从来都特别准,尤其是遇到感情危机!第三个孩子张学铭出生之后,这种感觉尤其强烈,凭借直觉,赵春桂意识到张作霖出轨了!

然而,仅靠直觉来判定自己老公出轨,到底是有些心虚。

于是,赵春桂抱着“大胆假设、小心求证”的心态,试着证明老公是无辜的。

张作霖到底还是令她失望了。

女人对自己老公失望,通常情况下都是闹离婚、回娘家、亦或是让老公踹了那女人。

可是这三条路对赵春桂来说,都不妥当!

孩子都仨了,怎么闹离婚?自己又老又丑,张作霖是会踹了那女人,还是会踹了她?回娘家不是给娘家人脸上抹黑吗?!

张作霖新民县杏核胡同老家

一怒之下,赵春桂带着三个娃,从奉天搬回几十公里外的新民县(张作霖)老家居住。

那会儿东北正处于大动荡期间,张作霖每天都忙着带兵打仗。对于这个一直忍让他的结发妻子,张作霖以为这次会像往常一样,派人过去说几句软话、陪几个不是就好了。

张作霖虽能预测敌人的想法,对于女人心中所想却知之甚少。加上他的地位越来越高,向女人低头认错这种很没面子的事,满身大男子气概的张作霖,不可能去做。

为了劝赵春桂回心转意,他竟然派二夫人卢寿萱前去讲和。张作霖是真不知道女人的醋意有多大,还是故意去补刀?

果然,赵春桂见了卢寿萱之后,直接拒绝了她的好意,并宣称再也不会见张作霖了。

当然了,这些都是气话,赵春桂还是很想让张作霖亲自过来赔礼道歉的。

事不假年。

1912年,本来身体状况就不怎么好的赵春桂,被张作霖这么一刺激,更是一病不起。

作为家中长女,张首芳已经15岁了!母亲病倒在床,她就承担起了母亲的责任,负责照顾两个弟弟和这个家。

老话说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从来都不叫问题。生活起居、看病吃药对张首芳来说,并没有多大困难,母亲赵春桂的心病才是最让她担心的。

于是,张首芳给张作霖发了一封电报,说是母亲病危,让他赶紧回家看看。

张作霖看到女儿发来的电报,笑着对秘书说:“这个小妮子,竟然想用这种办法骗我回家!你给她回一封电报,就说前线战事吃紧,等过段时间就去接她娘几个回来。”

没过几天,张作霖又收到一封电报,是老丈人赵占元发来的,内容和张首芳发来的如出一辙。这时,张作霖才知道老婆是真的病的不行了。

老婆都快不行了,那还打个毛的仗啊?张作霖扔下电报,急忙忙赶回新民县老家。

然而,还没走到杏核胡同,张首芳已然在老家搭起了灵棚。临死前,赵春桂对张首芳道:

“你是做老大的,我走的早不放心你们三个。你要好好的看着你的两个弟弟,千万不要受小妾的气。”没能看到老婆最后一眼,让大枭雄张作霖内心充满了内疚。

无论张作霖在别人面前何等坚强,一旦看到这三个孩子,总会想起赵春桂的死,继而觉得自己对不起这娘四个。

张学良长大之后,由于缺乏母爱,性格越来越顽皮。有一次,因为顽皮,竟然误了老张的军机大事,自然让老张怒不可遏。张作霖看着这个不成器的儿子,拿起鞭子就要抽丫的。

这时,张首芳听到弟弟的哭喊声,从屋子里冲出来,手里拿着一把剪刀,指着老爹吼道:“你再敢打小六子,我就打碎你的脑袋!”

说完,抱起弟弟痛哭起来。

忽然间,张作霖看着张首芳的样子,竟然像极了死去的老婆赵春桂。心中一软,顿时矮了三分似的,扔掉皮鞭,木然转身离去。

张首芳只知道母亲孤苦而死,父亲张作霖心中的寂寥她是否想过呢?

曹操临死之际,曾如是感叹:“假若黄泉下相见,子脩管我要娘,我该怎么办呢?”

枭雄卸下铠甲,方知满身伤疤。

徐州市治强不锈钢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徐州市鼓楼区轻工路东侧(殷庄五金机电城商铺4-043)(A)